撒母耳記下14章

人的好不是神的好

今章三個人物包括約押、押沙龍、大衛都是覺得自已按了自己所認為的 “好” 把事情處理了,覺得自己已經做得很好,像是已擺平了整件 “殺暗嫩”的事件,但人的好不是神的好。

一、 約押自以為是 (v.1-24)

『洗魯雅的兒子約押,知道王心裡想念押沙龍』(v.1) 照理大衛與約押不會很親近,他理應不會知道大衛想念押沙龍,約押應該是猜的,他認為大衛應該想念押沙龍,他認為大衛應該想押沙龍回來,他認為這是對大衛和整個國家都是最好的。約押自以為是,他覺得大衛與押沙龍之間是一個死局,他認為暗嫩死後,押沙龍便是繼承王位的第一順位,因此他很想幫大衛解決此問題。這情況就像母堂的生命樹氣息課程所說的: 不是枝子來承托樹幹,是樹幹來承托枝子。有時候作下屬的想太多,太熱心行事,站錯位置,甚至想要主導權柄。我們要知道自己的位置,不要覺得要擔負權柄的事,像約押一樣,自視過高,覺得大衛不能搞定這事,要靠自己出手,於是他便找了一個婦人向大衛說話,將曲的說成直的,以致大衛陷入坑裏,覺得要把押沙龍叫回來才是對。約押好像好熱心,我們可能也會這樣,看到別人的事會很熱心地想要幫人解決,但我們要小心,我們認為的好事不一定是神眼中的好事,其實押沙龍不回來更好,可能便可以長命百歲,不用死得這麼悲慘,也不會讓國家陷入危機和問題中,這一切都是因著約押的自以為是。約押覺得是好的便去做,使命必達,但這個 “好”不是神眼中的好,這個 “好”只引發了禍患。約押的熱心和所謂的對別人好可能只是一種掌控,很多熱心的人其實是一個掌控的人,他是將他認為好的事硬要塞給人,但沒有想這是否真的對別人有益處。

『約押就面伏於地叩拜,祝謝於王,又說:「王既應允僕人所求的,僕人今日知道在我主我王眼前蒙恩了。」』(v.22)掌控的人是為著表現自己的能力,為要得肯定、認同和讚賞。因此很多熱心的人都不住地幫人,他們的焦點可能不是人的需要,而是在這些事上為要得著別人的肯定和稱讚。因此約押好像好熱心地為大衛著想,其實目的是自己裏面的需要,需要被肯定和讚賞,為要得著大衛的接納,為要顯示自己的重要性。這樣的熱心和操控會帶來很多的扭曲,會將很多事情合理化。因此約押教這婦人所說的顯得押沙龍好需要被憐憫,顯得押沙龍應該要回來,但押沙龍不是誤殺,他是謀殺,按神的律例典章是要償命的,因此大衛讓押沙龍留在基述並沒有追殺他已是對他最大的憐憫。但約押自以為是,覺得要施恩予押沙龍,這就是扭曲,將神所定的規條都放在一邊,因此約押這熱心是沒有真理的。我們熱心助人是好的,但我們要謹慎我們所做的是否合真理,是否在神眼中也是好的,我們的熱心不要過了界線,讓人沒有負自己該負的責任,這是神不喜悅的。作父母的也要謹慎,如過份熱心,剝奪了兒女的能力,讓他們不用為後果負責任,這也是不好的。因此無論是愛或熱心都要有一個界線,過了界線反會帶來禍患,對人沒有益處。

二、 押沙龍自以為義 (v.25-32)

『王說:「使他回自己家裡去,不要見我的面。」押沙龍就回自己家裡去,沒有見王的面。』(v.24)押沙龍殺暗嫩後在基述三年,他回耶路撒冷後大衛不願見他的面,可是押沙龍不會想大衛為甚麼不想見他,他裏面仍然充滿自義和憤怒。『以色列全地之中,無人像押沙龍那樣俊美,得人的稱讚,從腳底到頭頂毫無瑕疵。』(v.25)押沙龍除了自以為義,也十分的自戀和驕傲,全以色列中沒人比他俊美,並且他最美麗的是他的頭髮,從腳底到頭頂都毫無瑕疵。當一個人從小從腳底到頭頂都毫無瑕疵時,一定會得著很多人的讚美,這樣的人一定會覺得無論自己的外貎或行為都是毫無暇疪的,而且從小到大他都在被稱讚的環境中長大,並且大衛也十溺愛他,以致他從小到大都不會覺得自己會做錯事。當一個人從小被讚毫無暇疪時,他一定會自我感覺十分良好,會覺得自己是完美的。我們會否自戀? 會否覺得自己完美? 或我們是否是完美主義的人? 完美主義的人不會容許自己有任何問題產生,因此這些人會很難去認錯,就算有錯也不會承認,並且會在別人的身上挑毛病,他不會看見自己的問題。『他的頭髮甚重,每到年底剪髮一次;所剪下來的,按王的平稱一稱,重二百舍客勒。』(v.26) 押沙龍自我欣賞度很高,並且很自戀和驕傲,覺得自己沒有暇疪,因此十分自以為義。押沙龍回來2年後大衛都不見他,他便發怒,沒有感恩,一個不覺得自己有問題的人,也是不懂得感恩的人,因為他不覺得自己需要恩典,他覺得所有事情都是理所當然的,因此他也不會向約押感恩,他反而覺得約押是欠他的,因為他覺得約押把他帶回來,但沒有帶他去見大衛,覺得約押做得不足,因此便燒了他的田。押沙龍十分強勢,一定要得著他想得著的,約押想不到他的操控反帶來一個可以操控他的人,因此約押最後很恨押沙龍,最後並親手殺了他。他倆互相巫術,最後兩敗俱傷。

『押沙龍回答約押說:「我打發人去請你來,好託你去見王,替我說:『我為何從基述回來呢?不如仍在那裡。』現在要許我見王的面;我若有罪,任憑王殺我就是了。」』(v.32)押沙龍不覺得自己殺暗嫩是有錯的,他覺得自己只是伸張公義,代理審判暗嫩。

三、 逃避責任 (v.33)

大衛在整件事上十分逃避他的責任,他本來冷處理押沙龍,讓他走了便算,不去處理他。但約押勸說一下他便讓押沙龍回來,他其實是逃避他行審判的責任。大衛應該堅持不讓押沙龍回來,這已是對他最大的恩慈。即使大衛讓押沙龍回來,也應該去處理押沙龍的生命和問題,但他卻不見押沙龍,以致押沙龍裏面的仇恨、冤枉、不平越來越發酵,甚至他把女兒也取名為她瑪,可見他對妹妹的事件是不能放開,可是大衛沒有去處理。押沙龍燒了約押的田地,要約押讓他去見王,但大衛與押沙龍見面只是與他親嘴便算,像是很有恩典,可是沒有真理。我們要先恩典後真理,如果只有恩典沒有真理叫做縱容。大衛逃避與兒子的衝突,暗嫩做錯事他沒處理,他逃避與暗嫩的衝突,押沙龍做錯事他也沒處理,他也逃避與押沙龍的衝突。作父母的,不要逃避去撞擊孩子的生命,不要為了避免衝突,怕破壞關係而不去處理,其實這是害了孩子。我們以為保著關係,但這反而會讓我們失去了孩子,以致最後甚麼關係也沒有了。因此作權柄的,不要逃避責任,不要怕撞擊下面的人的生命,我們要有恩典也要有真理,不要退縮,不要縱容,我們要在愛裏調教人的生命。

因此人眼中的好不是神眼中的好,這章約押、押沙龍、大衛都覺得自己做得十分好,但其實他們所做的都不是神認為的好。他們都沒有尋求過神要怎麼處理,大衛與神的關係這麼好,但在這些事情上都沒有求問過神應該怎樣處理,大衛在兒女這塊上面很軟弱。他們三個都自以為好,可是到最後三個都不好,約押被押沙龍威脅,押沙龍被約押殺死了,約押也成為大衛肋上的刺。人的好不及神的好是因著沒有真理,當我們按著真理去做時便會貼神的心。約押貼權柄的心是好的,但他所做的沒有在真理內,並且扭曲真理,因此他的熱心便成了掌控,我們要在真理裏熱心,去貼神的心。

 

■【內容經編輯組摘錄整理成文】